Tag Archive

Tag Archives for " wfc "

一年了,Joseph到哪去了?

偶然打開美股價值成長投資部落格的頁面,Joseph才驚覺:距離上次發文,已經超過一年了!這一年,Joseph跑哪去了?在投資上,又學到了什麼呢? 知道Joseph的人,就知道從2013夏天開始,Joseph就開始在美國一所研究型大學從事教職。在美國當助理教授不是那麼容易的,學校期許你是50%研究,50%教學,但第一年教學,備課的時間總會超過比例,到最後往往變成75%教學,50%研究,意思就是你必須自己找時間,作到學校期許的125%,你才能有機會留下來。 除了工作因素以外,當然家庭因素與個人因素也佔了很大的部分。家庭因素寫出來,怕又是感人淚下的小說,這Joseph就不廢話了,你有興趣可以看看中文醫療資訊網,裡面是Joseph隨筆,紀錄家人各種看病歷史,從中你就可以略知一二了。 個人因素一部分是工作時間太多,忙不過來,另外一部分是:去年底買了房子,美國購房首付要20%,只好把手頭持股全出清了。包含我以前提過未實現獲利300%的WFC,也都在準備首付的時候賣掉了,最後出場獲利在400%+。 手頭持股清空了,自然也就沒什麼心思看股票。我選擇的出場時機其實並不是很理想,只是從2007以後的低點漲到最高而已,但小i喊的道瓊三萬點,預見了接下來幾年的大多頭,如果能繼續持股,那接下來幾年獲利應該很可觀。 但事分兩面來看,打掉了重練,不也是讓自己重新歸零嗎?許多人開始投入股市,也不見得是在市場最低點的時候,更何況正如綠角一再說的,適時進出市場是不可能的。過了一年,又小存了一點錢,Joseph打算重新開張,繼續與大家分享美股投資的心得。 各位讀者,你準備好與Joseph一起在美股探險嗎?

繼續閱讀 >>>
6

美股投資組合 (2012年9月)

我的投資績效不算驚人,算是勉強可以在股市裡存活。 為了更加堅定自己的投資理念,我決定時不時地反思一下自己的投資組合,檢視哪裡作對、作錯,為什麼買股、為什麼賣股。 ABT:不論價值或成長方面都非常值得繼續持有,續抱!相關文章:雅培製藥 (Abbott Laboratories, ABT) 股票分析 ARO:價值方面很值得考慮,但成長方面值得持續關切。另外,此股是價值投機外加利用選擇權來降低持有成本,不一定會長期持有。 COH:價值、成長兩方面都不錯,唯一不好的就是入場太早,續抱。相關文章:Coach (NYSE: COH) 股票分析 GD:價值方面是稍微低估一些,成長方面以前挺穩定的,未來則看美國財政赤字決定,有可能受到刪減預算影響。投資成果可能要五年以上才會看得出來,如果有更好的標的,考慮出掉。 GE:價值方面挺難估算的,特別是GE Capital部分的不確定性。長期來說是好的投資標的,但易受金融風暴影響。以目前股息來說算是不錯。此股是股息投機外加利用選擇權來降低持有成本,不一定會長期持有。 GME:價值方面在我入手時,是嚴重低估,至今有近40%的漲幅。雖然依我的持有價,每年有5%以上的股息,但未來遊戲零售業的不確定性,可能近期出清,尋找更好的標的。相關文章:GameStop (NYSE:GME) 股票分析 ITB:投資美國房地產就靠這隻了。續抱!另一隻REIT的基金VNQ,最近已出掉,獲利16%,資金閒置找更好的標的。 SPLS:辦公室用品零售業近期不景氣,但SPLS的價值仍舊是低估,但成長方面需要持續觀察。有好的標的或獲利達預期,可考慮換手。 WAG:全美最大藥品零售商,價值低估,成長方面則受之前與Express Script合約影響。現合約已恢復,客源慢慢回流。股利與成長方面,除非找到更好的標的,不然應該會續抱。相關文章:沃爾格林 (Walgreens) 股票分析 WFC:富國銀行,巴菲特持股,上一季巴菲特持續加碼。這一股是我在金融風暴時撿到的,帳面獲利332%,每年股利10%。毫無疑問續抱!相關文章:未實現獲利300%,為什麼我不賣?

繼續閱讀 >>>
3

未實現獲利300%,為什麼我不賣?

在我自己學習投資的這段時間,學習到最重要一點的就是:了解你自己的投資方式! 我來說說我的一些投資經歷好了。 從2007年我開始接觸美股,沒想到2008年進入市場沒多久,市場就開始一洩千里。 那時候看著自己心儀的股票,有10%、20%,甚至到了40%的未實現損失,心裡說不慌是騙不的。 我心裡一直在問我自己:我使用價值投資法投資成長股,是正確的嗎? 我不知道對別人來說是否如此,但走過那段時間的大崩盤,回頭看來,我賺最多的股票都是那時候撿的。 而賺最多的,至今我仍持有股票,尚未實現獲利。 這檔股票是富國銀行(Wells Fargo, NYSE: WFC),也是巴菲特持有的股票之一。   我買WFC,一方面是巴菲特的加持,一方面是我喜歡這家銀行的服務。 雖然那一陣子銀行股人人喊打,但WFC並未有太多衍生性金融產品,巴菲特都敢在二十多塊買,我為什麼跌到$8塊不敢買呢?   於是,我買了WFC,買的價位是$8.17,而2012/7/13的收盤價是$33.91,有300%以上的未實現獲利。   問題來了:有300%未實現的獲利,你賣是不賣?   或許很多人會想:當然賣啊!免得哪一天跌下來,哭都沒地方哭了。   是的,Joseph當初也是這麼想的,不過想了半天,決定還是不賣,因為這有違我的初衷。 我投資的目的是為了打造被動收入,而股票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途徑。 如果你接觸股票,應該會知道股票的獲利來自於兩方面,一個是資本利得 (capital gains),也就是買低賣高所得,一個是股息 (dividend)。 我之所以決定不賣,是因為我更看重會持續成長的股息。 如果我印象沒錯,在WFC跌到谷底那陣子,許多華爾街的CEO紛紛減薪,而且銀行大部分都停發股息了。 事隔多年,回頭再看我持有的WFC,一年發0.88 cents的股息,相比於目前$33.91的股價來說,這股息只有2.6%,似乎不是很理想。 但是,我的持股價格是$8.17啊!如果算yield on cost的話,將0.88除以8.17,那表示我投資富國銀行,一年可以有10%的獲利,你還想賣嗎? 如果這點還不能說服你,那我相信WFC之後的股息還會成長,而且富國銀行可說是美國銀行中,體質最好、獲利最優的一家銀行了。 你想想:你每年在股市的獲利有10%嗎?如果有穩定10%的獲利,而獲利還會持續增加,我有什麼理由賣呢?   如果真的要非常非常保守的話,我可以出售1/4持股,把當初投資的錢拿回來,這樣仍舊維持3/4的持股與每年10%的獲利,而且這10%的獲利等於是0成本。   這是我不賣的理由,因為這是我的投資哲學。   各位讀者,你的投資哲學是什麼呢?

繼續閱讀 >>>